1. <tbody id="6lzf9"><div id="6lzf9"></div></tbody>

      首頁 > 文化 >

      遵循藝術“門道”講好中國故事(名師談藝)

      發布時間:2019-07-27 12:58:33來源:人民網
      原標題:遵循藝術“門道” 講好中國故事(名師談藝)

      中國從來不乏豐富的創作母題和題材,在今天這個銳意進取的時代,有許許多多當代故事等待藝術家去發掘和表現

      今年是上海交響樂團成立140周年,前不久我們推出首張中西方音樂對話專輯《門道》,收錄陳其鋼交響作品《五行》和小提琴協奏曲《悲喜同源》、拉赫瑪尼諾夫作品《交響舞曲》以及克萊斯勒作品《中國花鼓》。專輯英文名Gateways,意為“門開啟的那一刻”,與中文名《門道》有異曲同工之意。

      對上海交響樂團來說,經歷近一個半世紀風云歷程日漸蓬勃,其“門道”是什么?我認為,答案就是兩個字,“傳承”。傳承什么?傳承上海交響樂團骨子里開拓創新、敢為天下先的精神。前70年,上海交響樂團主要演奏國外作曲家作品,貝多芬《第九交響曲》、勃拉姆斯晚期四重奏等作品在中國乃至亞洲的首演都由上海交響樂團完成;后70年尤其是新中國成立之后,樂團在曲目選擇上開始轉變,越來越多地首演中國作曲家作品,比如中國第一部交響樂作品黃自《懷舊》、何占豪和陳鋼《梁山伯與祝英臺》、朱踐耳創作的十部交響曲、譚盾《地圖》等,是迄今為止首演當代中國作品最多的國內樂團。上海交響樂團積極引入委約創作機制,幾乎每年都把中國當代音樂作品帶出國門。

      在上海交響樂團以及國內其他交響樂團數十年努力下,中國交響樂與國際同行的交流漸入佳境,這種交流是求同存異的。作品一經創作出來就具備相對獨立的生命力,并且在不同程度上帶有作曲家個性烙印,但“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不同指揮、不同樂團的詮釋依然有所差別。比如陳其鋼《五行》中《火》這一樂章,作曲家心中的“火”是溫暖心靈、給人希望的火,如同作曲家的性格,很溫柔,我通過指揮詮釋的“火”則是熾烈、推動生命涅槃的火,因為我的脾氣秉性如此。這種風格上的不同,并無高低之別。

      另一方面,藝術創作必須遵循真善美的價值取向。真誠永遠是第一位的,連自己都感動不了怎么可能感動世界?善是努力的方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善。把美放在最后,因為我相信創作者若做到前兩點,美是水到渠成的結果。

      我堅信音樂是思想文化溝通的橋梁。前不久上海交響樂團簽約國際唱片公司,這意味著我們將在更多層面展開世界藝術對話,中國交響故事可以被更多不同文化背景的觀眾聽到。

      如何用音樂這門沒有國界的語言把中國故事講好?作為一個用交響樂與世界對話的藝術工作者,如何用手中的指揮棒傳遞出自己對中國文化的理解與熱愛?

      首先,要清楚中國文化的內涵。在我看來,最能體現中華文化精神的就是“有容乃大”,博大和包容具有天然凝聚力。其次,講好中國故事要走心,主創團隊得用心。交響樂不是作曲家或指揮家的獨角戲,樂團每一位演奏者都要足夠專注、認真對待。沒有團隊的萬眾一心、凝心聚力,就不會有精彩的作品問世,就不會“樂以載道、樂以傳情、樂以植德”。再次,中國從來不乏豐富的創作母題和題材,尤其在今天這個充滿銳意進取精神的時代,有許許多多等待藝術家去發掘和表現的當代故事。音樂家不僅要深入生活,還要在深入生活中加深對時代的理解。

      用交響樂講好中國故事還需要在學習理解中國傳統哲學和道德觀念上下功夫。新中國成立近70年來,國家蓬勃發展,不僅物質生活日漸豐厚,文化自信和民族自豪感也大大提升,中華美學精神融入日常生活。用流動的音樂語言和生動的音樂形象把這份美好展現出來、讓這種文化自信通過交響形式表現出來,是一道充滿挑戰的時代課題,等待我們音樂人積極作答。

      (張瑋采訪整理)

      余隆,出生于1964年,指揮家?,F任北京國際音樂節藝術委員會主席、中國愛樂樂團藝術總監、上海交響樂團和廣州交響樂團音樂總監等職務。獲“全國優秀文學藝術工作者”“全國中青年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法蘭西文學藝術騎士勛章”“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十字勛章”等榮譽。

      (責編: )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食品產業網”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食品產業網所有。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食品產業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97色在色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