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6lzf9"><div id="6lzf9"></div></tbody>

      首頁 > 文化 >

      林懷民舞別云門

      發布時間:2019-07-29 11:43:30來源:人民網

      云門舞者在演出。林澔一攝

        “我和幾位舞者即將離開云門舞臺,但云門舞集沒有退休,明年7月,廣場見!”7月27日晚,臺北兩廳院文藝廣場,在漫天花瓣雨和潮水般的掌聲中,林懷民和眾多舞者彎下腰,向剛剛席地而坐欣賞他們演出的4萬名觀眾深深鞠躬、鄭重致謝。這是云門舞集第2432場演出,也是林懷民卸任云門舞集藝術總監一職前,最后一次率團戶外公演。

        當晚的節目,除了近年來深受好評的《水月》《稻禾》《白水》,還有久違舞臺的《家族合唱》《行草》《松煙》《竹夢》《如果沒有你》等經典片段。林懷民說,云門舞作是他的構想和意念,而云門舞者用汗水和青春給予這些舞作血肉和靈魂。此次公演后,周章佞、楊儀君、蔡銘元等9位資深舞者,也即將陸續離開云門舞臺。林懷民根據他們的想法,精心安排了此次公演的節目內容,讓舞者在特別的舞臺上,用最擅長的舞作向大家道別。

        上世紀60年代,林懷民無意中在大陸出版的雜志《人民畫報》上讀到赤腳醫生的故事,于是起意創辦一個能夠走入田間地頭的民間現代舞團。上世紀70年代初,云門草創之時,就游走在臺灣的一些小城鎮,還常常跑到臺南、彰化等地的田間山林,為當地的農民、少數民族同胞送去表演。

        不過,把現代舞這種藝術送到鄉下,一開始并不被看好。島內知名作家楊照解讀當時的社會現象是:“云門舞集誕生在一個對藝術沒有什么基本領受力的社會,幾乎沒有人會相信現代舞蹈有任何機會在臺灣生根?,F代藝術、現代舞蹈和臺灣庶民生活,是距離再遠不過的兩個世界?!钡褪蔷嚯x如此遠的兩個世界,還是被云門拉到一起了。因為林懷民始終認為,現代舞是雅俗共賞的藝術,任何人都能看得懂。

        即使后來躍身為世界級舞團,云門始終沒有忘記成立的初衷。騰不出更多時間深入鄉間,就將送戲下鄉改為大型戶外公演。1992年6月5日端午節那一天,云門舞集在臺北“大中至正”廣場露天公演《白蛇傳》《薪傳》等舞作,吸引6萬觀眾欣賞。特別是從1996年起,在島內注重文化深耕的企業“國泰金控”全力資助下,每年7月云門舞集都堅持在臺灣城鄉做大型戶外公演,每場觀眾數萬。23年來,云門戶外公演的舞作包括古典文學、民間故事、臺灣歷史、社會現象的衍化發揮,乃至前衛觀念的嘗試。多出舞作因受歡迎,一再搬演,如今已成為臺灣社會兩三代人的共同記憶。

        林懷民曾說,自己非科班出身,創辦云門只想為辦一個自己的舞團、跳自己的舞。為撐起舞團,他自學編舞,“我從舞者身上學習什么是身體和動作、從戶外公演的觀眾反應檢視自己的作品”。欣賞云門戶外演出的觀眾,是來自各年齡段的普羅大眾,林懷民從他們眼中找到創作的靈感和養分,因此一直自稱是“戶外觀眾訓練出來的編舞家”。

       ?。ū緢笈_北7月28日電)

      (責編: )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食品產業網”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食品產業網所有。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食品產業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97色在色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