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6lzf9"><div id="6lzf9"></div></tbody>

      首頁 > 文化 >

      門頭溝永定鎮“拆出來的”華谷慘劇

      發布時間:2020-07-20 14:41:00來源:巨石新聞網
       北京華谷減振器設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谷公司”),成立于1995年,是一家生產減振器流水線設備的知名企業。公司擁有多項國家專利技術,產品基本涵蓋減振器生產的全部工藝流程,市場占有率達到70%,在國內同行業中居龍頭地位,屬于中關村高新技術企業和國家高新技術企業,曾為門頭溝區的財稅收入及社會經濟發展做出了很大貢獻。2013年5月14日,《中國質量》報曾經以“高質量書寫中國符號”為題專版報道華谷公司。文章中曾這樣寫道:一個只有70多人的小企業,卻創造出年產值近2000萬元的超常業績;一個民營企業產品精準度卻敢跟美國、德國的現代設備叫板;一個只有十幾年發展使得年輕小廠已經擁有國家專利12項,產品市場占有率達到74%以上。

      而如今的華谷卻因廠房被拆且拆遷補償不到位長達8年多的時間而瀕臨破產。

      一、拆遷經過

      2005年12月,華谷公司與北京市門頭溝區清水鎮旅游開發服務中心簽訂《房屋租賃協議》,由華谷公司承租位于北京市門頭溝區永定鎮馮村寶林寺原“特種五金工具廠”廠房及設備作為生產車間、辦公室及住房之用。租賃期十年,自2005年3月至2015年3月止。協議簽訂后,華谷公司一直按約履行協議。

      2012年,華谷公司接到通知:北京市門頭溝區人民政府實施3751地塊拆遷。華谷公司上述租賃的房屋建筑面積共2856.11平方米,實際土地使用面積4000平方米,都在拆遷范圍內。除了口頭告知外,沒有人向華谷公司出具任何書面手續。

      2012年7月,門頭溝區永定鎮政府對華谷公司的房屋進行了第一次拆遷,未給華谷公司補償款。同年8月10日,永定鎮政府下設的北京市門頭溝區永定鎮拆遷騰退辦公室作為甲方與乙方北京市清水企業管理中心以及丙方華谷公司三方簽訂了一份《北京市集體土地非住宅拆遷貨幣補償協議》,協議明確約定華谷公司應按不低于市場樓面價的標準得到補償。2013年7月,永定鎮政府對華谷公司房屋實施第二次拆遷。兩次已實際拆遷房屋面積771.80平方米,其余房屋及土地均屬拆遷范圍,一直處于待拆遷狀態。但永定鎮政府一直沒有給華谷公司任何拆遷補償。(其間,華谷公司僅于2012年9月和2013年7月分兩次向清水鎮政府申請借款260萬元)。

       

       

      上圖為永定鎮政府承諾的拆遷補償協議

      “因為之前跟鎮政府和相關部門相處溝通還算順暢,我們也沒有多想,一直以為永定鎮政府是合法拆遷,但由于始終未見到相關部門出示合法的拆遷手續,也沒有拿到應該給予我的拆遷補償,因此引起了我的警覺。隨后我們多方打聽,才得知永定鎮政府的拆遷行為并未得到相關部門的批準,未辦理拆遷許可證,永定鎮政府的拆遷行為嚴重違反了國家及北京市有關拆遷管理規定,系典型違法拆遷。”華谷公司負責人如是說。而拆遷行為直接導致華谷公司停工停產,企業陷入破產,給華谷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

      二、八年維權路拖垮高新企業

      從2012年開始,華谷公司就拆遷補償事宜多次向門頭溝區政府、清水鎮政府、永定鎮政府等相關部門提出申請,要求按照拆遷補償協議進行補償。2014年6月30日,北京市門頭溝區人民政府形成第119號會議紀要:門頭溝區政府、永定鎮政府、清水鎮政府、華谷公司同意按照3751B地塊整體拆遷政策,并據《北京市集體土地非住宅拆遷貨幣補償協議》及補充協議已經拆遷的華谷公司房屋面積和未拆遷已確認的房屋土地面積拆遷補償費在3751B地塊整體拆遷時予以一次性支付。但補償事宜始終未得到解決,華谷公司也因政府拆遷導致經營狀況持續惡化。

      2015年6月,萬般無奈的情況下華谷公司將永定鎮人民政府訴至門頭溝區人民法院,要求確認永定鎮政府拆遷行政行為違法,2015年10月19日,門頭溝區人民法院作出(2015)門行初字第72號行政裁定書,以“永定鎮人民政府拆除華谷公司的房屋系華谷公司根據拆遷補償協議自行騰退后由永定鎮人民政府拆除的,應當認為是華谷公司履行拆遷協議的行為,不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受案范圍”為由裁定駁回了華谷公司的起訴。華谷公司不服提起上訴,2015年12月28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5)一中行終字第2562號行政裁定書,以相同理由維持原審裁定。

      2016年3月,華谷公司再次將永定鎮政府訴至門頭溝區人民法院,要求確認永定鎮政府對華谷公司的房屋(建筑面積共2856.11平方米,實際土地使用面積4000平方米)實施拆遷的行政行為違法,并請求行政賠償。2016年5月10日,門頭溝區人民法院作出(2016)京0109行初30號行政裁定書,以華谷公司提起的訴訟缺乏具體明確的訴訟請求為由再次裁定駁回華谷公司的起訴。

      華谷公司認為原審裁定認定事實錯誤,適用法律錯誤,裁定駁回起訴是錯誤的,系枉法裁判。涉案的整體拆遷行為就是一個具體行政行為。華谷公司的訴訟請求非常明確具體。華谷公司以上述理由再次提起上訴。2016年7月29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6)京01行終756號行政裁定書,仍然以華谷公司的訴訟請求不具體明確為由駁回上訴,維持一審裁定。

      之后,華谷公司擬提起民事訴訟,以財產損害賠償為由向人民法院起訴永定鎮政府,但因被拆遷后企業經營不善,無法籌到數十萬元的訴訟費最終而不了了之。

      2018年7月,北京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對3751地塊棚戶區改造及環境整治項目核準批復,華谷公司的尚未拆完的其他房屋及土地使用面積4000平方米仍然屬于拆遷范圍,繼續由永定鎮政府實施拆遷。拆遷辦雖然與華谷公司多次接洽,但因華谷公司要求按當時簽署的補償協議并綜合考慮八年來給公司造成的損失為原則進行補償,而政府拆遷辦堅持只按照今年3751B地塊啟動政策進行補償,雙方差距較大,補償問題一直未能解決。

      至此,華谷公司遭遇違法拆遷后,沒有得到任何補償,維權無門。永定鎮政府的違法拆遷,直接導致華谷公司停工停產,企業瀕臨破產,給華谷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之后公司無數次向門頭溝區人民政府反映,也一直沒有得到解決。

       

       

      華谷公司被違法拆遷后所剩的殘垣斷壁

      三、“拆出來”的華谷囧境

      拆遷啟動前,公司年合同額5000多萬,年產值3500萬,年繳稅近200萬元,自拆遷至今企業經營狀況惡化。八年來,由于補償款不到位,企業在場地建設、科研開發、人才培養等方面都面臨資金極度緊缺的情況。隨之而來的問題是企業不能按時履約、流失客戶,員工不能正常領取勞動報酬而要求索賠,沒有研發經費投入而導致發展停滯等等,直接導致華谷公司損失數額達到一億元之多。

      為了解決資金問題,公司董事長、總經理逐步將個人及親戚的個人產權房屋作為抵押(共7套房產),向社會機構進行高利息貸款,但這些資金在8年間里早已全部用完。因為拆遷款遲遲不到位,7套房產已歸屬貸款公司,導致家人、孩子、親戚都在外租住。

      拆遷啟動前,華谷公司擁有高級技術人員15人,一線技術工人55人,銷售人員和售后人員6人,其他財務、行政等崗位人員10人,企業員工共80多人。而拆遷補償一拖就是8年,企業無法正常生產和經營,一部分人才流失,一部分欠資。因為汽車減振器設備制造產業屬于國家高新技術產業,人才稀缺,培養成本高,年限長,人才流失讓華谷公司損失巨大。華谷公司的業務占有量也從高峰時的74%直線下跌。

      華谷公司負責人算了一筆賬:如果按照2012年拆遷補償協議鑒定時的樓面市場價計算:

      1、最低補償:800平米×2萬(樓面價)=1600萬,至今未給存在滯納金和罰金:1600萬×0.0003(萬分之三/天)×2800天=1344萬,合計:1600萬+1344萬=2944萬。

      2、8年時間的停工停產損失,每年利潤800萬×8年=6400萬

      3、違法拆遷責任賠償200萬

      4、為維持企業正常運轉費用:每年300萬×8年=2400萬

      5、違約損失的7套房產,按照每間130平米算,910平米*4萬=3640萬,按照每間150平米算,1050平米*5萬=5250萬??倲岛嫌嫾s為1.3544億元。

      近年來,我國各級政府職能部門對于高新技術企業的發展都采取大力扶持的政策,而像華谷公司這種具備高精尖技術和人才的企業原本應該在這波發展浪潮中為社會做出更大的貢獻,但是一場拆遷鬧劇斷送了這個高新企業的前途。姑且不說一個企業被斷送了前途,單就永定鎮政府拆遷的合法性而言,就讓公眾產生質疑。按照正常邏輯,若是合法拆遷,拆遷手續應該齊備,拆遷補償也應在拆遷行為進行前已經到位。那么為何沒有向被拆遷單位出具合法手續?原本應該補償給被拆遷方的巨額補償去了哪里?拆遷款8年時間去向不明究竟是被侵占還是被挪用,這中間是否存在貪腐問題?

      期待相關永定鎮政府和相關職能部門能給出一個明確答案!

      來源鏈接:https://www.sohu.com/a/408589663_120377870

      (責編: admin)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食品產業網”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食品產業網所有。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食品產業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97色在色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