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6lzf9"><div id="6lzf9"></div></tbody>

      首頁 > 生態 >

      山西省陽城縣潤城鎮上伏村兩委主任的“政績觀”

      發布時間:2020-06-28 10:21:01來源:
      2020年6月24日,記者在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所屬的投訴協調局采訪時獲得一條重要線索:由兩位臺灣籍人士投入技術和引入資金的總價值3.5億元的現代農業產業項目,因其所在地山西省陽城縣潤城鎮上伏村兩委主任的"政績觀"而"胎死腹中"!其間發生的各種匪夷所思的事件讓記者無比詫異:這難道就是一個歷史上曾創造無數輝煌的文明小康村現任兩委主任的"政績觀"?

      2018年2月,作為山西省陽城縣"2018十大重點工程"的澳洲淡水小龍蝦育苗基地落戶該縣潤城鎮上伏村。項目有三位聯合創始人,即首席技術專家吳國正(臺灣籍),劉芷佑(臺灣籍),爾東升;運營公司為山西悅爾東方農業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悅爾東方"),項目占地68畝,總投資3.5億元人民幣;其中中聯盟聯合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作為資方(以下簡稱"中聯盟")占股51%,上伏村以土地資產占股4%(成立公司時由村兩委主任王軍川代持)。記者了解到,作為技術支持和資本引入方,悅爾東方與上伏村約定:該村68畝土地作價占公司4%股份(因項目總投資3.5億元,這部分土地資產股權作價約1300多萬元)是資本引入之前提,控股股東中聯盟待該地塊資產正式并入公司后第一期投入2.5億元人民幣(有投資協議為證)。然而,就是這樣一個造福當地的重大項目,因村兩委主任王軍川所謂的"政績觀"給悅爾東方的三位創始人造成了近千萬元損失。

      圖為2020年6月24日,記者在國臺辦投訴協調局采訪中從兩位臺籍人士手中獲得的相關申訴材料

      上伏村兩委主任政績觀一:千般許諾想方設法讓悅爾東方接手項目,待其投入大量資金建設項目時卻百般推諉拒不履行承諾

      記者采訪中了解到,2018年7月,由于項目原運營公司陽城縣宏華綠業農業開發有限公司(宏華綠業)要退出該項目,為不使項目流產,上伏村兩委主任王軍川代表悅爾東方出面和宏華綠業協調,信誓旦旦表示村里土地入股沒有絲毫問題,只要悅爾東方承接該項目就能確保土地手續到位!期間,王軍川本人當月就以股東身份(土地資產占股4%)和三位創始人共同成立了山西悅爾東方農業開發有限公司(工商登記可查)。

      圖為2018年8月,上伏村與悅爾東方共同簽署的招商引資協議,其中對上伏村所承擔的辦理相關土地手續等義務進行了明確約定

      當時轉讓協議約定,悅爾東方分兩筆向宏華綠業支付轉讓款200萬元人民幣,在時任潤城鎮黨委書記范常勝等領導的協調下,許諾第一筆轉讓費50萬元人民幣由上伏村墊付(有當事人錄音為證),王軍川本人同時承諾當年10月之前(有人證和當事人錄音為證)就可落實土地手續,正式作價進入悅爾東方。出于對當地負責人的充分信任,悅爾東方隨即和宏華綠業簽訂了項目轉讓協議。非但如此,按王軍川的要求,為了配合其所謂的"說服村民支持項目",悅爾東方還向村里支付項目保證金20萬元(至今沒有退還)。

      圖為2018年8月5日,在王軍川個人代表村土地入股共同成立悅爾東方不到一個月,其就以上伏村村民委員會的名義承諾土地手續正在辦理,發出通知催促悅爾東方盡快投入建設

      然而,噩夢就此開始!記者了解到,隨后雖經悅爾東方多次催促,但王軍川遲遲不履行承諾(相關申請材料悅爾東方已經兩次以書面形式向縣政府匯報),并通過下通知、找上級領導施壓等各種手段強行逼迫悅爾東方墊資進行"三通一平"工程以及項目勘探、設計、進場施工(此時由于土地手續沒有到位,整個項目沒有"四證",不能達到進場施工的基本要求)等。

      上伏村兩委主任政績觀二:依托項目哄抬施工材料價格,采取強逼悅爾東方出資完成土地手續等方式達成"既成事實"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抱著對王軍川所承諾的土地資產進入公司的最后一絲希望,也本著對上伏村支持項目的鄉親父老們那份感情之眷戀,兩位臺灣同胞在繼續相信上伏村兩委主任王軍川承諾于2018年10月前可以落實土地手續的前提下,為了維護項目落地建設大局,悅爾東方三位創始人忍辱負重自行墊資677.95萬元人民幣繼續推進項目。

      然而,在這期間發生的一幕幕不可理喻的事件讓悅爾東方三位創始人徹底認清了王軍川的嘴臉:根據縣有關部門編制的工程預算,項目工地每方土的價格為3元,可王軍川直接漲到了16元。記者采訪中得知,這僅僅是冰山一角!在三通一平工程中,上伏村承諾的工地拆遷由其負責等事項全部沒有落實,在時任潤城鎮鎮長張國平的多次強硬協調下仍舊未果。兩位臺灣同胞所住宿舍被換鎖封門、多名村民鬧事不讓施工等事件頻繁發生……

      一次次沉痛的打擊讓兩位臺灣籍人士痛心疾首、欲哭無淚!也正基于此,悅爾東方對王軍川本人及其所代表的上伏村徹底失去了信任!適逢2018年11月縣里領導考察項目,悅爾東方另一位創始人爾東升在現場向陽城縣縣長史小林詳細匯報了項目投資款無法到位的真實原因,史縣長當場責令上伏村村委會主任王軍川履行承諾,按照土地入股約定確保項目順利推進,盡快促使作為資方的中聯盟的投資款到位。

      然而,更令人無法想象的是,雖經縣鎮領導多次苦口婆心的規勸,王軍川非但不履行其承諾,而是強逼悅爾東方直接和縣國土局對接完成土地招拍掛等手續。言下之意:"你們已經投入了近700萬元了,這1300多萬的土地價款你們自己想辦法,反正項目落在了我上伏村。村里的股份已經寫入公司,我一分錢不出就能享受了1300萬元利益,看你們能拿我怎么辦?!"經此一劫,悅爾東方徹底對王軍川所代表的上伏村失望至極,遂于2018年12月暫停了該項目。

      上伏村兩委主任政績觀三:拒不履行約定給悅爾東方造成巨大損失,多次向當地政府請求協調處理至今未果

      通過查閱大量的事實材料和錄音錄像證據,記者既為兩位臺灣同胞痛心又為山西省的招商引資環境痛惜不已:上伏村陽奉陰違、關門打狗企業付出巨大投資的行徑,除了在當地造成極其不良的影響外,也對整個山西省的招商引資環境帶來不可逆的損害。一個村兩委主任就使全省的招商引資形象在臺灣同胞面前蒙羞,這讓三晉父老情何以堪?讓整個山西的形象在廣大臺灣同胞面前何以自處?

      圖為2019年6月16日,抱著對上伏村兩委主任王軍川的最后一絲希望,悅爾東方三位聯合創始人聯名上書縣政府,但時至今日依然杳無音訊

      同時,記者通過深入采訪還了解到,除了因土地手續不到位給悅爾東方造成的巨大經濟損失外,其與宏華綠業合同糾紛一案在當地兩次仲裁敗訴,間接損失又是近400多萬元。兩位臺灣同胞抱著對當地法制環境充分信賴的態度,按照合同約定與宏華綠業講述土地手續沒有真正落戶悅爾東方,項目轉讓無法正常進行,但兩次仲裁晉城市仲裁委均不支持兩位臺灣同胞的訴求,期間悅爾東方向晉城(陽城縣屬于晉城市)中院進行申訴,雖然提出該案涉臺等一系列客觀事實,但仍舊敗訴,這讓兩位臺灣同胞對當地的司法環境無可奈何。

      既然司法上說理不通,悅爾東方為了項目順利推進兩次上書縣政府,針對項目因上伏村拒不履行土地入股約定而造成投資款無法到位的情況進行說明。期間,在史小林縣長的大力關懷下,縣政府甚至給出了"由縣政府墊資完成土地手續,項目后續回補相關資金"解決方案。本以為有了新的希望,但由于上伏村仍舊不知所謂的對此置之不理,將此事一拖再拖,從而造成了于2018年12月31日徹底失去中聯盟對該項目投資資格。

      然而,即使這樣,兩位臺灣同胞還是本著維護項目大局的觀念,多次與中聯盟協商溝通,希望資方能再給上伏村一個機會。誰曾想到?在王軍川"政績觀"的再一次作用下,雖經三位創始人努力與投資方斡旋,由于其本人一而再再而三欺上瞞下,致使悅爾東方控股股東中聯盟不再信任,即使給出再優惠條件都無法投資該項目了!記者在采訪過程中也真的無法理解上伏村兩委主任王軍川的"政績觀"邏輯:花言巧語把你留下來做項目,項目開始逼你先投入大量資金沒有退路,軟硬兼施讓你無故承擔額外巨大義務,隨后在項目運營中見縫插針攫取各種利益!

      采訪最后,記者從作為悅爾東方創始人的臺胞吳國正、劉芷佑處了解到,他們真心希望在大陸有所作為,可"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對于這樣的結果他們也欲哭無淚!兩人憤慨地對記者說:"此事不僅事關臺商利益,更事關兩岸團結一家親的大局,如果山西當地領導不能還他們一個公道,他們將會繼續投訴維權下去,直至事情的妥善解決。絕不能讓臺灣同胞既流汗又流血!"兩位臺灣同胞請求國臺辦投訴協調局的領導在受理本案后,協調山西省有關部門組成調查組徹查此事,在實事求是的基礎上責令上伏村賠償悅爾東方的全部損失!

      同時,他們也想通過記者告訴三晉同胞:我們同根同源,而這樣一個造福鄉里的優質項目,由于個別人利益熏心、罔顧事實、陽奉陰違而胎死腹中,給山西招商引資大環境本來逐漸好轉的大好形勢蒙塵!他們真心希望當地能夠還那些為了項目落地的科學家、投資人、熱心領導一個公道,絕不能放過其中任何一個利用項目中飽私囊、邀功討好、損人利己的害群之馬!

      記者既感動于兩位臺灣同胞出技術又出資金支持大陸鄉村產業建設,更可恥于這位村兩委主任的所謂"政績觀"給臺灣同胞帶來巨大的心理刺痛和經濟損失。記者在此代表兩位臺灣同胞呼吁:希望有關部門查清事實真相,還這兩位臺灣同胞一個公道!

      (責編: admin)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食品產業網”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食品產業網所有。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食品產業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97色在色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