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6lzf9"><div id="6lzf9"></div></tbody>

      首頁 > 生活 >

      河南鄭州一城中村基層組織混亂不堪 村民苦不堪言

      發布時間:2020-09-23 15:49:42來源:
      內容

        提起大城市中的“城中村”,眾人腦海中可能跳出來的是“土豪”、“拆二代”、“房多車多”等讓人羨慕嫉妒恨的字眼。實際上,隨著城鎮化的推進,城中村改造,大中城市的城中村村民的確受益不小,一夜暴富的故事數不勝數。

        然而,在鄭州,卻有一個“另類”城中村——南陽寨村。舊村拆遷十五年至今未開發,卻被建筑垃圾覆蓋,大部分村民居住在2005年左右自費購買的樓房,還不能辦產權證,村民的主要經濟來源靠外出打工,附近街道的環衛工大部分都是該村的老年人。南陽寨也被稱為“鄭州最憋屈的城中村”。

        提起村子現狀,該村一位王姓老人造成現狀的原因直指近兩屆的村委班子成員。“他們以公謀私,破壞基層組織架構,大權被村支書獨攬,中飽私囊,簡直就是村霸惡勢力,造成民怨沸騰”。

        

       

        村民聯名簽名摁手印的聯名信

        “黃馬甲、綠馬甲,一問都是南陽寨的人”

        南陽寨村,隸屬鄭州市惠濟區長興路辦事處,3000多人的大村,位于該市北三環和西三環交叉口,交通便利,地理位置優越。

        早在明朝萬歷年間就有該村的記載,1919年設南陽寨火車站,至今仍然使用,該村在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興辦工廠,成了周邊村莊羨慕的地方,而鄭州市的南陽路正是來源于南陽寨,可見南陽寨在當時已經很知名。

        但是這樣一個歷史名村,鬧市中的“城中村”,如今只剩下羨慕鄰村的份。走在附近的街道上,隨便找一位環衛工一問都是南陽寨人,而據村民說當地百分之九十的環衛工都是南陽寨人。

        一位孟姓村民表示,看周邊其他村里的老人閑著沒事都是打打牌,出去旅旅游,而南陽寨的老人們一大把年紀還要早起晚歸掃大街,每個月掙那兩千多元工資?,F在街上流傳著一句話“黃馬甲、綠馬甲,一問都是南陽寨的人”。

        頗具諷刺的是,被該村一位村干部解釋為“南陽寨的老人閑不住,都愛掃地。”

        據了解,惠濟區長興路辦事處共有三個城中村,除南陽寨村之外,還有相鄰的老鴉陳村、王寨村。三個城中村都已正進行城中村改造,但是另外兩個村的改造結果卻同南陽寨天壤之別。

        有南陽寨村民對其他兩個村子做過不完全統計。王寨村,安置房分配每戶500—600平方不等,每人分商業房20平方,過渡費一戶一宅每月8000元。截止現在,王寨村的安置房分到村民手中已達三分之二,過渡費每月每戶3000元。村民福利每人每月25斤米面油雜糧雞蛋等,春節、中秋節、廟會時每人500元。

        老鴉陳村,每人90平米住宅,10平米車庫,50平米商業,過渡費每人每年兩萬五,逢中秋節、端午節、春節發放米面油、生活費100-1000元不等。

        而南陽寨村民,從2005年以來,被拆的老宅基仍是一片荒蕪,曾經賴以生存的菜地和魚塘也被垃圾填埋,村民沒有過渡費、逢年過節沒有福利,就連之前村委每年給村民“借支”的2200元,也從2018年停了。

        例如,60多歲的村民王某,愛人還患有慢性病,而他本人找了一份看停車場的工作,每天上夜班,一個月兩千多塊錢,大部分都給愛人買藥了。

        相比之下,該村村委的幾個村干部都開著奔馳、奧迪、大眾途銳等豪車,其中有的干部被村民反映生活作風糜爛,有的在村外置辦房產多處,某些村干部還喜歡去澳門賭博等。

        

       

        

       

        在村里的空地上,遍地都是建筑垃圾

        “鬧市中的黑垃圾場”黑金去向何處?

        村民反映強烈的垃圾場,位于北三環與京廣快速交叉口北200米路西,南陽寨村東北地,面積約有150畝,是南陽寨以前的老宅基地和菜地、魚塘。

        如今,這里已經變成一片荒蕪,雜草叢生,建筑垃圾遍地,周邊被鐵皮封住,只在京廣路上留有一個門口,門口沒有懸掛任何指示牌子,白天大門緊鎖,晚上后半夜渣土車從這里出入傾倒建筑垃圾。

        媒體進入這片空地發現,有一條專供渣土車走的土路,村民說,這里晴天塵土飛揚,雨天就成了一片泥濘。

        而堆積的垃圾像一座小山,高度已經跟遠處的京廣立交橋齊平,垃圾山上面還停有霧炮和推土機,用來平整垃圾。從裸露的垃圾山可以看到,內部基本都是建筑垃圾,外面用薄土掩蓋。

        一位從事渣土運輸的村民表示,渣土車來這里傾倒垃圾,首先要去找南陽寨村干部購買蓋有南陽寨村公章的《南陽寨村土方專用票》,渣土車持票根才能進行傾倒。據村民了解,按照鄭州市場價,傾倒一車渣土最低也需500元。

        9月13日晚上,有村民看到,村支部書記張林、副主任陳某好、村委委員孟某福、萬某等村干部在現場督工一夜,數百輛的渣土車來傾倒建筑垃圾,估算價值數十萬元。

        關于該建筑垃圾場到底有沒有手續,如何收費等相關問題,村民要求村委公開,但是卻一直未公開,村民也曾去惠濟區政府以及長興路辦事處反映此事,均無果。

        村委陳某好曾對村民說,垃圾場只負責處理南陽寨城中村建設產生的垃圾,發現外來渣土一輛罰十萬。

        “但實際上都是從外面拉過來的,整個惠濟區的建筑垃圾都往這傾倒”村民稱,直到被群眾堵住后,陳某好表示這(外來渣土車)是丁區長安排的,你們可以找她反映。

        

       

        

       

        針對此事,媒體也致電村支書張林(音),但他卻給出了跟上面村干部相矛盾的回答,他稱該垃圾場是臨時消納場,都有手續,手續都在區里,村里只是負責看管,傾倒的垃圾全是來自惠濟區重點項目,傾倒垃圾不收費,區里有專門的經費。

        但是該臨時消納場到底有沒有合法手續,是不是群眾所說的黑垃圾場呢?媒體也多次致電惠濟區丁區長,但是截至發稿前仍未接通。

        而從村民提供的一份鄭環督文95號文,或許看出一些端倪。

        該文中提到鄭州市控塵辦9月14日發現在“沙口路與京廣快速路向北200米路西”的“無名空地”發現:

        1、場內道路100米未采取有效降塵措施,有積塵,渣土車輛行駛產生揚塵;

        2、建筑垃圾未覆蓋;

        3、黃土裸露超10000平方;

        4、現場使用渣土車輛雙向登記卡信息不符,數輛渣土車現場無法提供雙向登記卡,渣土清運資質;

        5、出廠車輛未沖洗干凈,帶泥上路,污染市政道路20米以上。

        對于上述違規,市控塵辦也作出了“對惠濟區實施財政扣款十萬元”以及“對渣土車和渣土車企業進行調查處理”等處罰。

        從上述表述中可以看出,村支書張林所說的具有正規手續的垃圾消納場,而在官方表述為“無名空地”。

        那么這個“黑”垃圾場到底是村委私自圈建的還是惠濟區指示村里建的?黑垃圾場到底怎樣收費?該有南陽寨村公章的土方票收益又去了哪里呢?

        而就在9月21日凌晨,還有群眾拍到渣土車仍然進出該黑垃圾場。

        如此黑垃圾場,也為來之不易的“鄭州藍”抹上了一層陰影。

        另據村民反映,除了這一百多畝的垃圾場,就在路對面還有一處幾十畝的空地,自從村委委員楊某坤2018年當選村干部后,就長期霸占停放自己的渣土車,造成村集體收益嚴重流失。

        但是對于村民的質疑,村支書張林全部給予否定回答,稱停車場并不收費,停的都是本村的渣土車。

        “村里這么多集體土地,要么被當成建筑垃圾傾倒場,要么被當成停車場,村支書口口聲聲說都是免費的,連村里的三歲小孩都不信!”村民們對此表示十分憤慨。

        

       

        被村干部楊某坤占據的幾十畝空地停車場

        “殘缺的基層組織構架是亂象的根本原因”

        造成村民收入低下,享受不了任何福利待遇,村里大片土地荒廢,村干部控制黑垃圾場以及數十畝的土地被村干部們無償使用等問題的原因,南陽寨的村民認為根本原因是南陽寨村殘缺的基層組織構架造成了權力失去監管,導致種種亂象發生。

        多位村民反映,2014年、2018年兩屆村委換屆選舉時,有多名干部都是“帶病”提拔,首當其沖的是兩任村支書張林。

        這位被村民指認一個曾經連續近十年不參加黨組織生活的人,一個對村里沒有任何貢獻的人是如何當選的村支書。

        張林自從2014年連續兩屆當選村支書后,南陽寨村沒有一點起色,就連之前每年“借支”給村民2200元也從2018年換屆后停發至今。

        而南陽寨一直沒有村主任,也是因為張林曾向區里、辦事處反映若選村主任南陽寨將大亂為由建議辦事處不要進行選舉,導致他一人獨攬大權。

        同時,張林上任后,南陽寨村的村民代表、村民監督委員會也沒有進行換屆,無法行使相關監督職能,導致從2014年開始,6年間南陽寨村沒有開過村民代表會議以及村民大會,嚴重違背了《村民委員會組織法》的相關規定。

        而村支書張林口中所說的2018年5月1日至3日開過村民大會,其實只是每個組選兩個人參加會議,最終因為太亂也不了了之。

        村民還反映陳某好當時選舉時被舉報違反計生政策,按規定不能當選,此事長興路辦事處也調查核實過,但村支書張林向上級匯報稱“此人很聽話,先留著用吧”,于是陳某好“帶病”提拔成副主任。

        另外,村委委員楊某坤則被曝出賄選,在選舉時,有本村村民曾錄了一段視頻,視頻中楊某坤跟朋友說“一千元一張票”。

        “南陽寨村支書以及其他村干部的權力成了脫韁的野馬,沒有任何監督和約束,才導致目前這個現狀,導致村干部自身淪為村霸。”南陽寨村一位不愿具名的村民評論稱。

        北京德衡律師事務所律師張興寬認為,“村霸”和宗族惡勢力在農村長期存在不僅危害村民的利益,破壞農村社會的穩定,而且還會嚴重影響黨和政府的形象,導致民眾對基層政權和自治組織信任不足,影響一系列大政方針在農村的具體實施。

        他認為相關部門應維護好換屆工作秩序,積極有效預防各類干擾、操縱和破壞換屆選舉的職務犯罪,努力營造風清氣正的換屆選舉環境,杜絕“村霸”和宗族惡勢力操縱選舉,“帶病”進入“兩委”班子。

        “基層社會生態非常復雜,‘土皇帝’現象背后往往牽涉上級政府、基層選舉、治安管理以及資金管理等問題,許多不安定因素摻雜在一起,治理難度很大。”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副主任莊德水表示。

        正如一位南陽寨村在外發展的人士所說,現在“被凋敝”的南陽寨儼然成了某些上級領導的自留地,一小撮人靠犧牲大多數群眾的利益牟取私利的提款機。

        而在南陽寨的微信群中,當群眾們在里面表達不滿,言辭比較激烈時,群內的村干部們也不吱聲,村民說“他們表面不反抗裝傻,其實是在悶頭掙大錢。”

        “感覺這些村干部就像提線木偶一樣,幕后還有一只黑手在操控著他們。”這位人士說到。

        針對南陽寨村的種種亂象,媒體將繼續關注。

        免責聲明:網站作為信息內容發布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網站立場,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文章內容如涉及侵權請聯系及時刪除。

      (責編: rwddl8)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食品產業網”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食品產業網所有。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食品產業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97色在色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