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6lzf9"><div id="6lzf9"></div></tbody>

      首頁 > 新聞 > 長陽 >

      從宜昌大山深處走出的新中國第一——探訪長陽樂園村中國農村合作醫療發源地

      發布時間:2019-07-18 16:55:10來源:三峽宜昌網

        圖為長陽樂園村老醫務室取藥窗口 三峽日報全媒記者 翟雪蓮 攝

        7月17日,央視贊禮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型系列報道《新中國的第一》在《朝聞天下》播出,本期講述了上世紀60年代末,發端于長陽、興起于中國大地的第一個農村合作醫療試點。

        宜昌大山深處是如何走出新中國的第一,這個第一激起了我國醫療衛生事業怎樣的漣漪?6月14日,跟著央視記者的鏡頭,本報記者再次探訪長陽土家族自治縣榔坪鎮樂園村——中國農村合作醫療發源地。

        從宜昌到長陽縣城一個小時車程,而從長陽縣城到樂園村,車在蜿蜒狹窄的盤山公路上小心翼翼繞行兩個小時,這兩個多小時的山路,讓記者切身體會到了大山里的村民們出行不易,如果遇上急難險重的疾病,更顯山高路遠。

        曾經山路漫漫求醫難

        樂園村委會旁并列著兩棟房子,一棟是土樓房,一棟是新樓房,土樓房掛著“樂園公社三大隊衛生室”(現為合作醫療紀念館),緊挨著的新樓是“榔坪鎮樂園村衛生室”,新舊咫尺間,卻是隔著50多年基層醫療衛生事業的漫漫歷程。

        樂園村距榔坪集鎮45公里,距長陽縣城157公里,全村800多戶農民散落在海拔200米至1600米的山巒里。田園牧歌的詩意包不住缺醫少藥的困窘。山里老百姓最怕的是生病。在交通和通訊不發達的年代,請醫生難,路途遙遠去來就要大半天。醫生來了診治難,醫療設備和藥品都十分稀缺。

        “有時候看上去僅僅只是相隔兩座山頭的距離,卻因為需要翻山越嶺的緣故,醫生可能要花大半天的時間才可以趕到。”覃祥官的徒弟李興成向我們講述了過去山里就醫的故事。“村中凡是有人生病,患者的家人便會到山頭,把土喇叭當擴音器喊醫生,基本全村的人都能聽到,聞訊的村民們如果有時間,往往也會熱心地趕過去幫忙,或者是給村醫帶路。后來每家每戶裝了有線廣播,家里有了病人,就在喇叭里喊,某某人家里誰病了……”

        “有一位村民上山背柴,摔傷了,導致尿潴留,尿道出血阻塞尿管,尿排不出來,不能站不能坐也不能躺,當時我正在走親戚,患者家屬找到我,我們馬不停蹄走了十多里路趕到他家,只見病人兩手支在床弦上撐著身體,就是我們常見的做俯臥撐的姿勢,他已兩天沒有吃飯沒有排尿,眼看膀胱就要脹破,隨時有生命危險,可是距離衛生室有四五十里路,他不能動不能躺,送過去估計折騰半路人就沒了。情況十分危急,突然,我看到桌上一頂草帽系的一根帶子是一截中空的塑料軟管,當即靈機一動,高溫給軟管消毒,又用針燒紅,烙出幾個小孔,做成簡易的導尿管,就地在他家給他進行了導尿手術,終于救了一命。”

        被譽為“中國農村合作醫療之父”的覃祥官深受有病無醫之苦,解放前,他得了胃病,請了一位江湖郎中,為了治病,賣了家中的一匹馬,病還是沒有治好。解放后,山里的衛生條件依然十分落后,麻疹、百日咳、流感等疾病經常肆虐,有一回,村里一天死了兩個孩子。覃祥官的二女兒也因為肺炎不幸夭折。這些深深刺痛著覃祥官,讓覃祥官決計不當村副業主任,改行從醫,1964年,31歲的覃祥官被樂園公社黨委選送至縣中醫進修班學習,學成歸來后,擔任公社衛生所醫生。

        山村建起首個合作醫療社

        由于通訊、交通都不方便,再加上山里人窮,看不起病,經常就會出現小病拖著,大病等死的情況。因貧致病,因病致貧的惡性循環長期以來得不到任何改善。如何讓山里老百姓看得起???其他都有合作,醫療能不能合作,覃祥官找到樂園公社黨委,提出了創辦衛生室的想法, 1966年覃祥官辭去衛生所醫生職務,到杜家村大隊衛生室擔任赤腳醫生,并發起創立合作醫療制度。1967年,在長陽縣衛生局工作隊的指導下,成立了合作醫療管委會,制定《合作醫療管理條例》。該條例規定,樂園村農民每人每年交1元錢,村里再從集體公益金中提留5角錢作為合作醫療基金,農民到村衛生室看病只交五分錢的掛號費,吃藥不需要再多交錢。就這樣,新中國的第一個農村合作醫療社誕生了。

        實行合作醫療后就診人數迅猛增長,需要的藥物量大增,然而合作醫療資金入不敷出。為了解決這種“僧多粥少”的情況,管委會推出了“三土四自”的辦法。“三土”即土醫、土藥、土藥房,“四自”即自種、自采、自制、自用??偨Y起來說,就是“用樂園山上的藥,治樂園山上的人。”經過幾年的努力,當地老百姓紛紛加入種藥、獻藥、采藥的隊伍中。半數農戶建起藥園,700多人參加采藥,獻出120多個藥方和500多斤中草藥。在這種自給自足自銷的情況下,合作醫療經費逐漸充足,甚至還出現了結余。“吃藥不花錢”的合作醫療制度得到了人們的熱情擁護,超過7成的村民都參與了合作醫療,過去看不起病的情況得到了極大改善。

        1968年下半年,一份反映樂園公社合作醫療情況的調查報告,送進了中南海。毛主席在看了報告后,親筆寫下了4個字:此件照辦。同年12月5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轉發了這篇題為《深受貧下中農歡迎的合作醫療制度》的調查報告,稱合作醫療是一件新事物,稱贊覃祥官是“白求恩式的好醫生”,強調“要把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到農村去”。

        到1974年初,長陽全縣有435個大隊實現了合作醫療,占99.77%。這股熱潮很快席卷全國,從1968年至1978年10年間,先后有19個省市區5萬多名代表到樂園村學習合作醫療制度。全國95%以上的農村都陸續推行了合作醫療。據李興成介紹,有一位內蒙古自治區的干部遠道而來,只有一條腿,但硬拖著一條假腿走到樂園來參觀,精神至今令人感動。在當時經濟發展相對落后的情況下,合作醫療的推行,解決了群眾治病吃藥的困難,同時提高了醫生和群眾覺悟,使預防為主的方針落實到行動中。

        1980年,世衛組織和世界銀行在考察報告中稱贊:“中國農村實行的合作醫療制度,是發展中國家群體解決衛生保障的唯一范例”。

        作為農村醫療創始人,覃祥官多次出席國內外重要會議,并于1976年10月任湖北省衛生廳副廳長。然而3個月后,覃祥官再次辭官回鄉繼續行醫,為村民們治病。

        星星之火溫暖9億農民

        創立合作醫療制度的53年來,整個中國農村的醫療條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2003年,時任國務院副總理、衛生部部長吳儀調研長陽新農合工作,并主持召開了全國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工作會。長陽被確定為全國第一批新型農村合作醫療試點縣。長陽探索建立的“自愿參加、多方籌資、大病統籌、小病補償、公開公正、平等享有、科學管理、民主監督”的“長陽模式”成為全國“新農合”的典型樣板。

        如今,隨著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實施辦法推行,看病報銷再也不分城鄉,新農合退出了舞臺,廣大農民有了基本的醫療保障,求醫難就醫貴漸成歷史。長陽土家族自治縣在這一基礎上增加了“985”的合作醫療模式,即貧困戶看病報銷90%,慢性病門診報銷80%,貧困戶自費不超過5000元,為貧困群眾看病兜底。深山里的樂園村也建立起了家庭醫生簽約制度,許多村民都有專門的簽約醫生,為患者長期跟蹤治療。這些家庭醫生每年為村民做一次免費體檢,建一份電子健康檔案,定期回訪患有糖尿病、高血壓等疾病的村民。病人走不動的,醫生帶上設備,上門服務,送醫送藥。

        隨著脫貧攻堅戰的扎實推進,村里的交通和通訊條件得到了極大的改善,“山頭喊話”已成為過去,修建起來的一條條山村公路使村民的出行、村醫的出診更加方便。68歲的李興成騎著自己的小摩托車從10里外的家里趕到村衛生室只要一刻鐘。

        走進今天的樂園村衛生室,中藥、西藥各種藥品琳瑯滿目,診療室、檢查室、注射室、心理室,明窗幾凈,應有盡有。李發從——李興成的徒弟接過師傅的接力棒,接續守護著山里百姓的健康。

        “一切為了人民健康”,老衛生室藥房上的八個字依然清晰有力,五十多年滄桑巨變,那是不變的初心。在一窮二白的年代里創立起農村合作醫療制度,并放棄城市生活、大好前程,毅然辭官回鄉繼續從醫,這種不怕山高路遠,只為村民服務的“祥官精神”深深鼓舞著一代又一代的村醫:鴨子口鄉獨臂村醫李友瓊,巡診29年,騎壞了12輛自行車,用壞了20多個出診包,入選“中國好人”;龍舟坪鎮村醫王良俊,堅守大山40年,為2000多個孩子接種疫苗,獲評全國“十佳最美接種醫生”……在這些村醫的努力下,農民的健康得到了保障,農村的醫療得到了不斷發展。

        三峽日報全媒記者 翟雪蓮 實習生 阮雨航

      (責編: )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食品產業網”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食品產業網所有。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食品產業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97色在色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