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6lzf9"><div id="6lzf9"></div></tbody>

      首頁 > 體育 >

      這張紅牌為何激怒梅西

      發布時間:2019-07-08 18:29:00來源:人民網
      原標題:這張紅牌,為何激怒梅西

      阿根廷隊球員梅西(左三)被紅牌罰下后與裁判爭論。新華社發

      梅西怒了。7日凌晨結束的2019年美洲杯三四名決賽上,阿根廷2∶1戰勝智利,但梅西在比賽中染紅,這是梅球王職業生涯的第二張紅牌,上一次還是在14年前的一場友誼賽上。

      賽后的季軍頒獎儀式上,梅西拒絕出席并向南美足協抗議,“也許是因為我上次說了那些話(抨擊組委會和裁判),他們這次來找我算賬了,對陣巴西和智利我們都踢了最好的比賽,但是他們沒有讓我們進入決賽,腐敗和裁判不允許人們享受比賽?!?/p>

      能讓一向溫和的梅西作出如此舉動,南美足協到底做了什么?而南美洲足球近年來在國際足壇上存在感的逐漸缺失,與足協的腐敗與不作為也不無關系。

      魔幻現實主義的美洲杯

      5年辦四屆

      誕生了魔幻現實主義文學的拉丁美洲,確實處處都是創作的素材,就連足球場也不放過。

      拿美洲杯來說,一會兒兩年一屆,一會兒四年一屆,一會兒僅在南美舉辦,一會兒又拉上了美國。2015年剛辦完,2016年因為是美洲杯百年又辦了一屆,今年的美洲杯結束了,也不要急,為了和歐洲杯同步,明年還有一屆。

      5年里辦了四屆,作為南美地區僅次于世界杯的正規洲際大賽,舉辦時間可以說是相當任性了。這也從一個側面表現出南美足協的行事作風是多么地隨性自適。舉辦時間如此,賽制的發展之路亦是一團漿糊。

      改來改去,美洲杯的存在感和商業價值也越來越低。2016年歐洲和美洲同時有足球盛宴,新浪微博上的歐洲杯話題閱讀量達到了21億,而美洲杯卻只有2.4億。商業價值的差距就更大,2015年智利美洲杯,智利獲得的收入才6000萬美元,是歐洲杯和世界杯的一個零頭。

      而美洲杯只是南美足球的一個縮影。當下國際足壇,南美足球的存在感越來越低,這個鍋,足協不能不背。

      足壇腐敗

      侵蝕著這片大陸

      阿根廷足協的腐敗,已經不是新鮮事了。從通過熱身賽賺取傭金到拖欠球員工資,連梅西也不止一次自掏腰包來解決足協捅出的窟窿,“花式”腐敗也從一定程度上導致了如今阿根廷足球的落寞。而相隔不遠的巴西,同樣面臨著不少體育領域的腐敗問題。

      這次,梅西直接將耳光打在了南美足協的臉上。南美足協的腐敗,早就名聲在外。2015年國際足聯FIFA的貪腐大案,就使南美足壇大佬們的紙醉金迷公之于眾。

      前任南美足聯主席胡安·安吉洛·納波特就是其中之一。他們從賽事版權中賺取不法收入,并轉移到安全賬戶。2017年,南美足協主席多明戈斯對外宣布,在2000年至2014年間,超過1.4億美元被轉移。

      除了腐敗,南美足球管理的混亂與不作為,也導致其與歐洲足球的差距越來越大。

      管理混亂與不作為

      消耗著這片足球天堂

      如今南美經濟衰退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由于在現代工業化的過程中并沒有找到合適的道路,經濟體量不斷增大的同時,管理經驗和生產模式卻沒有跟上。

      將此原因套在南美足球上,也同樣說得通。南美洲,曾經是一片足球的天堂,但再多的天才和肥沃的土壤,也擋不住管理經驗缺失和不作為的領導層的揮霍。

      曾經,滿溢著足球天賦的南美足球運動員踢著不拘一格、充滿想象的足球,讓歐洲球員大開眼界。但如今,隨著歐洲青訓水平的不斷提高,想要腳下生花,完全可以自己培養。

      而南美足球的青訓卻是一潭死水。阿根廷上一次奪得世青賽冠軍是2007年,巴西則是2011年,那也是南美在世界青年足球賽事上最后一次奪冠。

      巴西報紙《圣保羅頁報》曾撰文分析,歐洲足球的進步一方面是有錢,另一方面也與歐足聯和各國足協的貢獻分不開。歐足聯把贊助費和電視轉播收入分配給各國足協,并重點照顧經濟差、足球水平低的國家,以求所有國家共同發展、共同進步。

      這就難怪,13歲就只身闖蕩西班牙的梅西更認可自己是“歐洲制造”,阿根廷是他的根,無法改變,至于無能腐敗的南美足協,當然有一百個瞧不上。

      (責編: )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食品產業網”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食品產業網所有。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食品產業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97色在色在线播放